论西游记第一男神,我只服他!

有意思网 木木兔
当男神经容易,男神有点儿难。

当男神经容易,男神有点儿难。我见过很多男神经,直到遇见了二郎神。


二郎神自小就没了母爱。“我记得当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杨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 是你么?”从孙悟空嘴里得知,二郎神生在一个悲剧的单亲家庭里。


单亲家庭的孩子,心理多多少少有些扭曲,二郎神也不例外,“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心高性傲,多是童年时期自我保护留下的暗伤,长大了,融入骨血,挥之不去。


因为心高性傲,二郎神跟舅舅玉帝素不往来,“听调不听宣”。只服从命令,没事别套近乎。怎么说玉帝也是领导啊,二郎神这小姿态,够拽的。


因为素不往来,玉帝平时也不怎么记得这个外甥。蟠桃宴没请孙悟空,也没给二郎神设席位。二郎神不在乎,可孙猴子急眼了,眼看着大闹天宫的局面难以收拾,经观音推荐,玉帝这才想起有这么个外甥。


就像亲戚朋友家的小孩好久没见,再见到时已经觉得个子蹿得老高,天庭众仙就有这种感觉——


二郎神早已不是当年玩泥巴的毛孩子了,而是西游第一男神



什么是男神?就是要啥啥不缺,该有的就数他最好


“那真君的相貌,果是清奇,打扮得又秀气。”西游里的各色人物,丑绝了的居多,二郎神作为颜值担当,活脱脱一坨小鲜肉,是神仙般的鹿晗。


若是单纯做个貌美如花的小鲜肉,肯定是会被实力老腊肉们怒批的,二郎神不是。“昔日曾力诛六怪,神通广大”,放在今天,大概相当于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拿遍金鸡、金马、金像奖,红透了两岸三地。


二郎神可比老腊肉们强多了,“见居灌洲灌江口,享受下方香火,又有梅山兄弟与帐前一千二百草头神”,不仅没在体制里怠惰,而且白手起家创下了好大一份产业,光董事会就有7人,发工资的员工多达上千,目测身家,起码一个亿。


有颜、有技、有钱,二郎=男,二郎神=男神。



如果就这么规规矩矩的,男神其实也挺让人倒胃口的,因为男神身上让人欲罢不能的,恰恰不是他的好,而是他的坏


托塔天王麾下十万天兵天将围困花果山,苦斗多时,二郎神一来,就放话道:“若我输与他,不必列公相助,我自有兄弟扶持;若赢了他, 也不必列公绑缚,我自有兄弟动手。”言下之意,就是我的主场,没你们老几位的事儿了,都歇着去吧。


听完这番话,想必众神将心里滋溜溜泛酸,你小子一来,我们老哥儿几个就全都靠边站,嗑着瓜子看热闹啦?年轻人,未免太狂了吧!


可是在我们看来,就是喜欢二郎神的这点狂啊,那种感觉,酷酷的,让人心头花枝乱颤。



只要条件允许,酷一点未尝不可,多可爱啊。但一味地耍酷下去,可爱就变可恨了,男神又岂会不懂这个道理?


一番赌斗后,孙悟空被降伏了,众神将收兵拔寨,纷纷向二郎神送来横幅:“此小圣之功也!”


二郎神这时的回答,就很显情商了:“此乃天尊洪福,众神威权,我何功之有?”首先,“我何功之有”压低姿态,将自己拔出话语中心;其次,“众神威权”吹捧他人,给了同事们一个面子;最后,“天尊洪福”指向玉帝,恰到好处地拍了领导的马屁。简单一句话,谁听谁舒服。


真正的男神,情商跟黄渤一样高。


立下这般功劳,弟兄们脸上都有光,就有点骄纵了,“且押这厮去上界见玉帝,请旨发落去也。”弟兄们这时候骄纵,二郎神不能娇纵呀,他把兴冲冲要去领功的弟兄们拉回来一把,“贤弟,汝等未受天箓,不得面见玉帝。”娇纵时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简单啊。


真正的男神,懂得把握分寸。


立下这般功劳,玉帝是不是该给二郎神升职加薪了呢?有的,玉帝给二郎神的许诺是“成功之后,高升重赏”,可当降伏了孙悟空,玉帝又变卦了,给了什么呢?“赏赐金花百朵,御酒百瓶,还丹百粒,异宝明珠,锦绣等件。”说好的升职加薪,结果只发了几张购物卡打发了,你说气不气人?


这时心高性傲的二郎神是什么反应呢?“真君谢恩,回灌江口不题。”领了那几张购物卡回去了,没有发牢骚,没有碎碎念,能忍。


真正的男神,胸襟比海还深。



这样一个男神,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过西游里有一个人肯定不喜欢二郎神,那就是孙悟空。当年大闹天宫被二郎神用勾刀穿了琵琶骨,这个梁子就不好解,更何况二郎神还一把火把自己的房子给烧了。


那天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却被肉眼凡胎的唐僧赶回了家。刚到家门口,忽然悲伤逆流成河,“那山上花草俱无,烟霞尽绝;峰岩倒塌,林树焦枯“,心比天高的孙大圣,也只好叹口气,愤然骂道,“可恨二郎!”


如果一部戏里有两个男神,那必然冲突不断,征服他人容易,征服另一个男神才难,二郎神做到了。


500年后,孙悟空保唐僧西天取经,路过祭赛国,遇到了难缠的对手九头虫,可巧二郎神正带着弟兄们在附近打猎。按理说,这种局面孙悟空肯定不想见二郎神的,多丢面儿啊。没想到的是,孙悟空开口“七圣兄弟”,闭口“显圣大哥”,亲热得不得了。


那一晚的场面真让人难忘,“众兄弟在星月光前,幕天席地, 举杯叙旧。”男神携手男神,英雄相惜英雄,好似苗人凤遇见胡一刀,洪七公遇见欧阳锋,乔峰遇见慕容复,化分歧为义气,豪气干云,让人看了击节恨晚。


玉帝的妹妹,二郎神的母亲,这个在西游里连称谓都未提及的女性,看到这样的画面,嘴角势必要翘起圣母般的微笑。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