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桌没有Low炮儿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

有意思网 Fun兔

如果没有男人,再荤的饭局也是“素局”。

 

几个女人在一起喝酒,掏心窝子,累了,纤指弄发,脚跟从高跟鞋里抬出来,斜在椅背上。酒后的呆滞与怅然在精致的妆容下掩不住。聊包聊鞋都显得多余,一群人谈论青春往事、家庭琐事、明星轶事、被水逆的星座……语速慢吞吞,声音哑哑,一点也不湿润,听久了,就像咔擦擦掰一块干锅巴。

 

有了男人,具体说是有了“饭局之肉”之后,这个饭局才显得完整,坐在饭桌周围的女人们揣好各自的鬼胎,声音变得水润而细,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妖娆。有恰到好处的撒娇。一个圆滑的男人,就是一煲小火慢炖的鸡汤,缓缓煨着一桌的好食材,渗透入味,咕嘟着一个浓情的夜晚。

 

前些日子,我做局,邀请一群大蜜在北京聚会,这群人来自天南海北,都是漂亮姑娘,人人精明能干、环肥燕瘦,再好的环境对这群人来说也是陋室铭,于是我偷偷加了一道菜,叫来了一个男人,名叫宥川,一个英国混血的帅哥,低调极有品,甚至在英国有爵位,器宇轩昂,眉目清秀,堪称尤物。

 

美食千种不及胸脯二斤,何况一个就不止二斤。衬衫下,胸肌在饭桌上荡漾,帅哥有脑身材有情怀,还能开玩笑,有人把天聊死了他也能海底捞月,该喝酒喝酒,该聊天聊天,干净不油,开朗,同时又不过分熟练,言谈举止间,又有一些羞涩与内敛,就如同看上去没肉摸上去有肉,恰到好处,最难将息。

 

那顿饭吃的如高山流水,如绕树三匝,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如温泉水滑洗凝脂,如春宵苦短日高起,如一树梨花压海棠。

 

那日有一位投资圈的美女,帅哥离席,美女抬眉轻瞟他英朗的背影,我问美女:你觉得这男人如何?

 

美女低头笑笑,轻哼一声,缓缓在唇间吐出两个字:我操。

 

你不会真以为我要照着写完吧。


昨天《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刷爆朋友圈,人们啧啧于“小宽式老男人局”。

 

讲真,用不着说什么“真正优秀的姑娘”,就正常三观的现代姑娘都对小宽式老男人局嗤之以鼻。

 

小宽式老男人饭局,体现的是他们的思维困局。

 

而小宽式饭局里的老男人,说白了,全是“五岳散人综合征患者”:


好意淫,执着地以为天空就井口那么大块,没见过好东西。

 

可怜见的。

 

中国男人也是冤,由于一部分病入膏肓的病得太疯太明显,“油腻”成了他们全体的标签。

 

一颗坏一锅,这不公平。

 

说回“五岳散人综合征”。这是一种真实的病,医学上的说法是:心智封闭脑萎缩神经综合症,又称MED,心智勃起障碍(Mental Erectile Dysfunction)

 


如果要追溯,这种病可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产物。

 

改革开放以后,老百姓的日子一下变了,时代的波动产生的电波辐射,影响了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有一些年轻人的精神发育,形成了将自尊、自信、自我价值都栓大腿兜儿里,绑在钱包上的脑回路。

 

这不是别的,是缺乏与自卑。

 

有钱,就自认体面,傲视一切。


没钱,就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得特么有钱,然后就体面了,傲视一切。

 

厚黑学看得太多,美看得太少;低头太多,仰头太少;终日的蝇营狗苟终于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这不怪他们。往前倒两万五千年,有些汲汲于温饱,饥饿匮乏的野人就是这个模样。打着一头鹿,脑袋都伸到肉去吃,天灵盖上糊的都是肥油,于是灵气被湮灭了。

 

气质?你要什么自行车?

 

二三十年过去了,MED患者已至中年。由于占据着一些资源,他们饭局可多极了。

 

于是你会常看见患者们大腹便便,油光满面,手上一串珠子,污浊的眼睛里透着鼠光的他们出现在饭馆里,喝过几壶酒,瞄住饭桌上的姑娘,夹一片蒜泥白肉入口,嘴角上翘吧唧吧唧……


本性毕露,病症不掩于人。

 

您好,您的癌细胞扩散了呀。


他们的偶像可能是许文强,是杜月笙。如果是在北京,他们想当“老炮儿”。

 

但这可真是骂老炮儿了,真正的老炮儿虽然江湖气满满,但气质凛冽,从不屑这种苟且。谁成天把女人的胸脯、随意推姑娘挂在嘴上?掉价。


MED患者充其量可以当个“low炮儿”。

 

虽然low炮儿们病得不轻,但在他们的饭局上,姑娘可是真精。

 

她们“能开玩笑,接得住话,有人把天聊死了她也能海底捞月,勇于自嘲,说话滴水不漏,该喝酒喝酒,该聊天聊天,笑声恰到好处,同时又不过分熟练,言谈举止间,又有一些青涩与业余”。


这像什么?周末公园草坪里扔出的塑料飞盘,她丢出去就料到你会飞奔出去叼回来。

 

你身上有什么好处又有什么毛病,她们心里门儿清。

 

套路是一条无间道。


靠读一些书、讲一些故事、撒一些碎银子推到姑娘的时代过去了。今非昔比。

作为一个正常成长的姑娘,我理解,每当Low炮儿们撸起袖子要谈精英人生时,很多初入社会的年轻女孩有同样的冲动:特别想幻化一个人格一脚跨过饭桌冲着他们的油脑门拍拍拍:活得比你带劲的人多了,犯不着拿你简陋无趣的人生观强奸我!!

 

Don’t be

 

姑娘们,don't be。要善良,要对每一个MED患者报有同情心。只要把自己当看客,微笑吃菜就好了。

 

你要知道,Low炮儿们的“饭局”其实就是他的风月宝鉴。《红楼梦》里道士给贾瑞的那一只的同款,上书:意淫易死,君且随意。


图片来自《搞笑日和漫画》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