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一束光去看爱乐之城

MO生活志 阿嬷
它无意歌颂爱情,它就是爱本身。


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这部电影,每个人的脸上又泛着各异的光,人们对这部电影好奇的样子,就像在幻想一份爱情。这部电影也像爱情一样,回馈给每个人的都不一样,有人心满意足,有人大失所望。


老实说,对于一向以剧作为导向的我而已,《爱乐之城》不是我的理想电影,因为它的故事真的是太普通太普通了。不说别的,同类型题材里,我更喜欢十几年前的那部《如果·爱》。


但是,看完电影我又想了很久,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到在任何一部电视剧里都会发生的故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呢?而我,到底又在期待什么呢?


或许,在看待《爱乐之城》这部电影时,就像在爱情面前一样,我们该放下那副总是看穿一切的老司机面孔,像个初学者一样去看它。


且不说那些散落各处的老电影梗,哪怕是电影里的一束光,你仔细去看,也会有不同。



看过电影的人会知道,影片里出现了太多次追光。不要小看这一束光的力量,它绝不仅仅是为视听效果服务而已,它简直就是整部电影的精神所在,是电影造梦机器本质最直观的呈现。


影片开始不久,塞巴违背餐厅经理的意愿,自顾自弹起了自己热爱的爵士乐曲目。随着灯光逐渐聚焦,周围嘈杂的食客都一一退进黑暗里,光亮里只剩下沉浸在爵士乐弹奏中的塞巴。


而顺着音乐走进这家餐厅的米娅,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塞巴,眼前这个专注弹奏的男人,与白天粗鲁地按着喇叭从身边呼啸而过的家伙简直判若两人。


我想,刚刚从空虚浮糜的狂欢派对撤退的米娅,看到此时的塞巴,一定产生了遇见真命天子的恍惚。空气都仿佛凝固了,周围都暗了下来,只剩下自己与眼前的这个男人。


在这里,塞巴身上的那束光是为他的爵士乐梦想而存在的,当他弹奏起最爱的爵士乐时,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和他指尖的音乐。就像米娅为了演员梦想,试镜表演时,整个世界只剩下她和她的故事。


要知道,没有这束光的小人物要面对的人生是非常残酷的。在电影里,自顾自爽了一把的塞巴很快就被餐厅经理扫地出门,而米娅也自然也没有得偿所愿完成一次美丽邂逅。


在接下来的剧情里,还有三次对光的运用我觉得非常妙。一次是两人约会看电影,一次是在塞巴的巡回演出现场,以及最后二人重逢。


在电影院,迟到的米娅没有抹黑挨个寻找塞巴,而是穿过黑暗的放映厅,径直走到银幕前面,于是,正沉浸在被放鸽子丧气情绪中的塞巴看到了被光亮包围的米娅。借电影的光,米娅不但顺利让自己进入了塞巴的眼里,也进入了他心里。


当然,电影也跟他们开了个玩笑,在二人趁着黑暗心意相许的时候,胶片燃着了,从座椅后方投射来的强光照亮了放映厅,正要接吻的两人尴尬又好笑。


而在塞巴巡回演出现场,光的变化也暗示着两人关系的重要转折。


忧郁的冷光打下来,弹着琴的塞巴出现在光亮里,他向台下微笑,人群里的米娅对他报以同样的微笑。这是米娅熟悉的、塞巴所热爱的爵士乐俱乐部氛围。


可是,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心意相通很快就被喧闹的舞台特效、闪烁的灯光、流行歌舞以及兴奋的人群给打断了。而在台上酷炫地摆弄着音乐合成器的塞巴,在米娅眼里变得越来越遥远和陌生。


现场气氛越沸腾,灯光越暧昧闪烁,两个人的距离则越远。在米娅眼里,为了迎合耀眼灯光的塞巴,已经不再是那个因梦想而自带光芒的男人。


当时过境迁,两个人再次重逢的时候,初次相识时候的那束光又再一次出现了。


此时的塞巴如愿以偿地开了自己的爵士乐俱乐部,演奏着曾经热爱的音乐,他依旧是他。


坐在人群中的米娅像第一次走进那间餐厅一样,为灯光下的塞巴深深动容。


电影里的光明明灭灭,角色的爱情与人生随着四季更替也经历明明暗暗的变化。两个人在彼此最不起眼的时候相遇,相爱并相互扶持,道不同而各奔东西,腾达后再重逢已难续前缘。


要说的话,这样的爱情故事太古典,太普通,也太泛滥了。但是转念一想,所有的爱情故事不都是如此这般大同小异吗?


导演不过是回到了电影发明之初,给每一个追梦的小人物投去一束光,给每一份毫不起眼的爱情一束光。


他只不过提供了一个通行世界的爱情公式,每一个看电影的人都可以在这份公式里演算自己的爱情。


而在这个爱情公式之内,是导演对电影的爱,俯拾皆是的致敬桥段告诉你,这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


甚至说,每一个与这部电影相遇的人,实际上也经历了一场爱情。你对它的好奇、迷醉、遗憾、失望或是释然,不正是患上爱情这种疾病才会有的病症吗?


它无意歌颂爱情,它就是爱本身。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