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希拉克: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带走了法国的黄金时代

曹然  2019-09-28 09:49:34

“当一个人承担起政治责任时, 最重要的是让别人理解他。 但如果他能让自己被爱, 那就更好了。”

 

  第一个将秦始皇兵马俑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人走了。2019年9月26日,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因病去世,享年86岁。

 

  巴黎政治学院教授佩里诺(Pascal Perrineau)总结了这位校友总统的三大内政遗产:“首先,他是‘人民的总统’,是会在街边慢跑和骑摩托车的总统;其次,他团结了法国社会的左右两翼;最后,他带领法国度过了一段平稳的好时期。”

 

  在国际舞台上,希拉克也卓有声望。2013年10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巴黎看望81岁高龄的希拉克时曾表示:“你是在中国广为人知的西方政治家,更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和好朋友……你对中国的友好发自内心,发自你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深刻理解和对中国发展前景的高度认同,也源于你主张建立多极世界和不同文化和谐共处的责任感。”

 

  “他是一位极具政治才能的人,也很有个人魅力。”英国广播公司BBC评论道,“这使他成为欧洲政治生命持续时间最长的人物之一。”


  “他很好地代表了法国”

 

  《纽约时报》将希拉克的政绩评论为“不可想象的成功”。他担任巴黎市长18年、法国总理4年,从1995年到2007年连任两届法国总统,“亲民”和“团结”是他任内的关键词。“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他们的政府与他们的日常生活隔绝了,”希拉克曾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我尽可能多地去法国各地旅行,倾听人们的担忧和希望。”他取消了爱丽舍宫门前的禁区,法国人甚至可以直接给总统发邮件陈情。

 

  很难将希拉克归类为传统的左翼或右翼政治家。在左派眼中,他是法国共产党和社会党的密友,结束了法国的义务兵役制,缩短了总统任期,在海湾战争中甚至公开站在了美国、英国盟友的对立面。但在右翼看来,出身银行家家庭的希拉克从始至终是一名保守派。他参与镇压了1968年法国知识界的革命风潮,在执政期间严防左翼工会活动,但却对私营企业持友好态度。

 

  独特的政治立场让希拉克在总理、总统任内实现了两次“左右共治”,避免了法国社会撕裂。虽然其中波折不断,但他的个人魅力化解了敌意。“即使是那些不喜欢他的人也要承认,总统是一个热情、外向的人,乐于帮人解决困难。”常批评希拉克的法国主流媒体《解放报》评论道。

 

  对国际社会而言,希拉克是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的坚定推动者。他在任期一开始就明确表示要改善法国的国际形象。很快,这位追随过戴高乐的“反欧洲主义”的法国政治家成为欧共体和欧盟的支持者。他带领法国加入了欧元区,并试图在任内推动欧盟宪法公投。他去世后,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欧洲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我也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朋友。”

 

  在欧洲之外,这位巴黎市长和法国总统长袖善舞,从美国总统里根、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到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各方势力都能得到他的热情招待。

 

  希拉克是二战后历任法国领导人中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一位。1978年,时任巴黎市长的希拉克成为第一个参观秦陵兵马俑的外国人。当时他留下了那句著名的“世界上有七大奇迹,秦俑坑的发现可以说是第八大奇迹”的评论。此后他在总统任内四次访华,不时展现出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和对中法关系的重视。

 

  另一方面,希拉克的外交政策也受到一些人的攻击。广泛的朋友圈让他在1988年于总理任内妥善解决了1985年人质危机,但也被政敌诟病“与伊朗敌人做私下交易”。在左翼看来,希拉克对于欧洲一体化的支持又不十分坚定。他带领法国重返北约,还曾明确表示与英国首相撒切尔类似的保留立场:自己想要的是一个团结的欧洲,而非一个“欧洲合众国”。

 

  其实,早在第一次当选总统的就职演说中,希拉克就确定了自己的外交目标:并不是实践某种特定的政治理念,而是“巩固法国的世界强国地位。”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他去世后,法国人“普遍热烈地回忆起他的总统生涯,许多人说,作为总统,他很好地代表了法国。”


  “最重要的是让别人理解我”

 

  希拉克的性格和政治立场与其个人经历密不可分。他1932年生于法国巴黎,在精英学校中度过二战岁月,青年时代做过洗碗工,也体验过海员生活,同时又是巴黎政治学院、哈佛大学和国家行政学院的高材生。五十年代,身为陆军中尉的希拉克作为殖民者一方参加了阿尔及尔独立战争。他后来回忆,在那里他第一次找到了“做指挥者的感觉”。

 

  早早展现了领导力后,希拉克回到巴黎的政府部门任职,很快就引起了时任总理蓬皮杜的注意。后者高度赞扬他的执行力:“如果我告诉他一棵树挡住了我,他能在五分钟内把树给砍了。”

 

  希拉克的外向性格和长袖善舞则在巴黎市长任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据《纽约时报》报道,那时他“凭借庞大的员工和预算,让这个城市充满了节日和展览。”他热衷于在市政厅接待每一位到访法国的外国政要,有时甚至“抢了总理的风头”。然而,巴黎盛大的舞台最终断送了希拉克的政治生命。2011年,他被判在市长任内挪用公款及用巴黎市政府资金为自己的党派牟利。

 

  两年缓刑的刑罚并未对这位受法国人欢迎的总统造成太大的声誉损害,但他在左右两派间摇摆的立场却埋葬了自己的政治遗产。在他任内,法国极右翼政治势力迅猛发展,在2002年总统大选中取得仅次于希拉克的支持率,民粹主义的兴起使得2005年的欧盟宪法公投失败。希拉克随后表示不再寻求连任总统。

 

  当时,这位已近政治生涯尾声的政治家描述了自己对未来的担忧。一方面他认为欧洲一体化是正确的方向,为此他顶住了国内巨大的政治压力坚持加入欧元区;另一方面他又担忧“欧洲的过度扩张”为法国带来民生就业问题。“我们不能忘了另一个立足点:国家利益。”希拉克表示。《纽约时报》指出,当时希拉克就“预示了未来十数年欧盟的困境。”

 

  “在他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中,政治气候发生了变化,他自己曾经令人生畏的技能也在衰退。”BBC指出,在希拉克执政的黄金时期,“高失业率、不断增长的下层阶级和日益加剧的种族紧张局势”等今天法国的社会危机已经出现苗头。

 

  希拉克试图通过改革社会福利制度刺激经济增长,却引来大规模罢工与示威;在他执政的最后几年,巴黎多次发生骚乱。他小心翼翼地在族群问题上寻求平衡。作为第一位就二战期间犹太人在法国沦陷区被屠杀而公开致歉的法国总统,他在任内带领国民会议通过关于禁止穿戴部分宗教服饰的法案。今天,这些危机正逐渐成为法国政治的常态。

 

  “当一个人承担起政治责任时,最重要的是让别人理解他。但如果他能让自己被爱,那就更好了。”离任前,希拉克曾表示。当他去世后,《卫报》如此评论这位晚年饱受阿兹海默症困扰的老人:“他曾常被讽刺,被嘲笑。但是,如今他被视为法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