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中国隐形正畸第一股之路

彭丹妮  2022-01-13 12:24:47

正畸医生的“供给侧改革”

中国隐形正畸第一股之路

李华敏 时代天使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2003年创立的时代天使,目前已成为国内隐形正畸领域的头部企业。

 

获奖理由

 

“用科技创造影响世界的微笑”始终是她创业的初心与使命。她创办了国内第一家上市的隐形矫治企业,以“医学为本+科技创新”双轮驱动,自2003年以来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口腔健康产业的发展。她带领公司以丰富全面的产品线、海量的亚洲人口腔数据库和多项创新专利,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在口腔行业树立了民族品牌超越海外品牌的范本,引领中国数字化正畸扬帆远航。

 

2021年度行业创新人物

 

中国隐形正畸第一股之路

 

本刊记者/彭丹妮

 

发于2021.12.27总第1026期《中国新闻周刊》

 

李华敏是中国最早做隐形矫治的一批人之一。2003年,她联合一些学者创立了中国隐形矫治品牌时代天使。在2006年公司的隐形矫治器正式获批之前,国家药监局要求他们做临床试验,证明仅仅靠这一副副的“塑料牙套”,就能做好牙齿矫治。

 

当时已经30多岁的李华敏,便成为其中一个受试者。她想,一定有很多像她这样的成年人,不愿意做“钢牙妹”,想在不知不觉中把牙齿变美。事实证明,隐形正畸的确有广大的市场需求。

 

根据咨询公司报告,2015至2020年,中国的牙齿正畸市场规模从34亿美元增至7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8.1%。其中,隐形正畸的细分市场增长更快,2015~2020的五年间,年复合年增长率为44.4%。

 

今年6月16日,时代天使在香港正式上市,成为中国“隐形正畸第一股”。有市场分析认为,中国当下的隐形矫治市场近似于多年前的美国市场,处于爆发前夜,预计未来仍有几十倍成长空间。此时,如果谁可以在正畸的供给侧作一些革新,谁就可以分走一块蛋糕。

 

国产隐形矫治“从0到1”

 

自1985年从口腔医学院毕业后,周力便一直在华西口腔医院正畸科工作。这几十年间,她见证了正畸治疗手段的迭代。最早的时候,矫正多采用的是活动矫治器,因力量衰减快,病人过两周就要来医院复诊加力,矫治效果也不是特别精准。

 

到了1990年代后期,固定矫治器的应用得到普及,发展至今包括当今的陶瓷托槽,自锁托槽,舌侧矫治器等。固定矫治器由带环、托槽和弓丝三部分组成,带环由不锈钢薄片制成,为环形,用粘固剂粘固在固位牙上,与托槽一起支撑矫治弓丝并起传递矫治力的作用,比活动矫治器更加精准、高效,周力回忆,2000年左右,基本90%的患者采用固定矫治器了。

 

口腔科是国内最早市场化的专科医疗之一,进入新世纪,牙科诊所民营化趋势已经开始显露。2003年,时代天使CEO李华敏看到这个机会,便决定加入进来。

 

从粘托槽到弯钢丝、加力,传统矫治方式的每一步都依赖正畸医生的操作。“其实口腔领域,最难的是医生的标准化,因为口腔治疗是一个技术活,每个患者能不能得到好的治疗和体验,很大程度取决于医生的技术水平。”李华敏说。当时,她听说首都医科大学与清华大学的教授正在研发隐形矫治技术,认为这项技术具有将治疗标准化的潜力,便和父亲一起出资、并邀请研发教授技术入股,成立了时代天使。

 

2006年,时代天使首款经典产品时代天使标准版拿到《医疗器械注册证》,并拥有中国首个隐形矫治器技术发明专利授权,因为这种“从0到1”的变化,李华敏说,时代天使是当之无愧的中国隐形正畸的缔造者之一。

 

2006年,时代天使首席医学官田杰加入公司。他回忆说,时代天使的研发都是从零开始摸索,从牙套膜片材料的选取,到3D模型的设计软件开发,没有资料可以参考,他为首批隐形矫治者设计方案时,软件还很笨拙,当时一天也做不了几个病例方案。

 

周力开始接触到隐形正畸是在2010年左右,使用的是“时代天使”的隐形矫治器。当时,1997年成立于美国加州的爱齐科技研发的世界上第一个隐形矫治器品牌——隐适美,也于2011年进入中国,并很快抢占了市场。

 

李华敏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强调,时代天使并不是对隐适美的“拿来主义”,相反,时代天使一直避免与爱齐科技接触,坚持自主创新。时代天使的研发基于中国人的牙颌面特点和错颌畸形病例复杂的现实情况。东亚人种通常颌面微凸,而当前审美向欧美人的直面型靠拢,也就是上下唇位于鼻尖和下巴连线的稍后侧,因此需要在正畸时兼顾面型特点。

 

看似是一副副平平无奇的透明牙套,其背后是口腔正畸学、生物力学、材料科学,以3D打印以及自动化制造为主的智能制造和计算机科学几大领域的交叉融合。实际上,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正畸赛道是一个同时具备医疗、科技、消费属性的赛道,融合了多门学科,入局门槛相对较高,这一属性成为了时代天使的天然屏障。截至2021年8月31日,时代天使在中国拥有注册专利106项以及软件著作权16项。

 

今天,这种新的无托槽隐形矫治方式正在逐渐成为主流。现在周力的患者中,有60%~70%选择隐形正畸。相比固定矫治器,隐形矫治器在舒服度、美观度方面都有明显优势。

 

固定矫治器需要在牙齿上粘托槽,再绑上钢丝,很多时候会摩擦到嘴唇,感到“刺嘴”,而且很容易有食物残渣滞留,如果不做好牙齿清洁,容易造成牙齿脱矿变色和牙龈发炎。因为需要及时调整钢丝的力量,基本每个月都要去复诊,这对于学业或工作繁忙的人就不太方便。隐形矫治器是透明的牙套,吃饭和刷牙时可以摘取,当然,隐形矫治价格更贵一些,且需要患者的配合度高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正畸医生的“供给侧改革”

 

在加入时代天使之前,首席医学官田杰也是一名正畸医生,曾先后就职于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与解放军第210医院口腔科。彼时,时代天使才初创,吸引他出来冒险的一个动机是,做传统正畸医生,一年能做一两百个病例就不错了,而中国有如此大量的错颌畸形患者,正畸医生又如此稀缺,能不能有一个矫治工具可以让更多医生使用、放大他们的能量,让更多的牙颌畸形患者能够得到治疗?

 

今天看来,隐形正畸的确有部分地达到这个目的。时代天使的产品并不只是“隐形牙套”,而是全套解决方案,其背后的医学设计团队、结合机器学习及神经网络等多种技术开发的数字化矫治方案设计平台,能够很好地辅助医生制定合理的矫治方案。“时代天使作为一个技术的赋能者、一个产品的提供者、医学方案的呈现者,我们的核心作用就是要做好医生的正畸助手。”李华敏说。

 

据了解,作为公司的核心部门,时代天使已建立中国隐形矫治领域较大的医学设计师团队,成员具备专业口腔背景,可以协助口腔医生来共同制定患者的个性化正畸方案。再加之时代天使目前已积累海量亚洲人口腔数据库,因而在解决中国普遍存在的复杂病例时,更加“得心应手”。

 

这种更强大的医学服务支持,使得一些过去并不专攻正畸的全科牙医,也能开展病例不太复杂的隐形矫治。2018年到2020年,时代天使服务的牙科医生数量从约11500位增长到2020年的约19900位,其中不少增量来自于全科牙医。

 

隐形矫治对于医生效率的提高,还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点,是复诊时间变少。周力解释,隐形矫治复诊次数要比传统固定矫治少,一般两三个月来一次,而且也不像固定矫治器那样,需要弯钢丝、粘托槽等较多的椅旁操作的时间,只用医生检查牙套就位情况,附件有无脱落,与3D设计进程是否一致,大大缩短了复诊时间,提高了效率。

 

李华敏将这些种种改变称为正畸医生的“供给侧改革”。这是因为,制约中国正畸领域发展的瓶颈之一,便是正畸医学人才的匮乏,这与中国有大量应治未治的错颌畸形患者的现状不相匹配。据统计,2020年,中国全科牙医是美国的约1.8倍,但只有6100名正畸医生,换算过来,中国每10万人拥有的正畸医生仅为数量0.4人。

 

周力说,在口腔治疗中,正畸临床是相对复杂的,所涉及的知识面较多。因此,正畸医生的培养周期也比较长,正畸临床属于本科毕业后教育内容,必须通过研究生,规培及进修学习,进行系统培训和考核才能成为正畸专科医生。毕业后,都还需要不停地学习,积累临床经验,才能成为好的临床正畸医生。

 

不过,多位正畸专家强调,虽然有了隐形矫治品牌厂商的辅助,正畸医生的诊断、矫治方案的制定与修改、全程临床监控依然不可替代。周力说,隐形矫治器仅是一个矫治工具,要把这个工具掌握好,需要医生具有正畸的专业理论知识和临床操作技能。而不像很多患者认为,公司把矫治器做好了,自行佩戴就可以。

 

资本涌入后,行业如何发展?

 

2013年,博士毕业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九院口腔正畸科副主任医师夏伦果开始正式独立接诊病人。他观察到,过去普遍是年轻人来做正畸,现在接受矫正治疗的人群年龄跨度越来越大,他的病例中有60多岁的老人,也有五六岁的儿童,说明正畸正在变得越来越普及,人们的健康和审美意识都在提高。

 

然而,一个业界共识是,今天中国接受正畸治疗的患者,依然远远低于实际的患病人数。中国错颌畸形整体患病率大约是74%,2020年,中国约有10.4亿例错颌畸形病例,而同年中国接受正畸治疗的病例仅为310万例。错颌畸形是指牙齿排列不齐,包括排列拥挤、牙齿缝隙、前突等,与遗传、环境和种族因素有密切关系。

 

龋齿、牙周病和错颌畸形是口腔的三大疾病。事实上,牙齿不整齐,除了影响美观,还有健康隐患,比如,错乱的牙齿不易清洁,容易罹患牙周病、龋齿,还会影响咬合功能和胃肠消化等。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8020计划,即到80岁时还保留20颗自然牙的标准,中国人的牙齿健康现状很不容乐观。

 

夏伦果认为,阻碍更多人接受正畸治疗的原因有二,一是经济条件,二是观念上还有误区。比如说,儿童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会因为牙齿不整齐感到自卑,但是家长认为,正畸治疗会让牙齿松动、脱落,也不能接受拔牙治疗;还有人认为,中青年以后不能再做正畸了,但实际上,只要牙齿健康,正畸并没有最大年龄限制。

 

有分析认为,到2030年,中国隐形正畸的市场规模将是一个百亿美元级的市场。正因为此,眼下,这个赛道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资本。自时代天使上市后,这一行有40亿~50亿资金涌入,可能是过去五六年的资本总和。

 

夏伦果认为,传统的托槽+钢丝矫治方法,已经使用了120多年,相对成熟,而隐形矫治器还有很大的提升与完善空间,可能是未来发展趋势。比如说,以材料为例,传统的矫治方法可以通过换不同弹性的弓丝、橡皮圈等手段,调整不同的力度,但是在同一副透明牙套上实现不同力度,隐形矫治器现在还做不到。

 

作为行业领军企业之一,以技术和医学背景起家的时代天使还在持续投入研发。2020年时代天使研发费用约0.93亿元,占营收比例为11.4%,近三年,该公司研发费用占比基本维持在这一水平。

 

在李华敏看来,有资本、有优秀人才进入,这是一个行业良性发展的前提,在这个过程中,时代天使作为龙头企业之一,不管是在材料、产品研发还是医生和患者教育方面,都有责任和义务为行业做好标杆,避免无序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