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抢头条

观点 朱辉
你是“狗黑”还是“狗粉”?






十二生肖那些动物里,狗的社会关注度最高,它们常能抢到新闻头条。长沙一条咬人的金毛犬被警察用木棍打死;成都何女士摔死了别人家走失的柯基犬……其他新闻得取个耸人听闻的标题才能骗取若干点击量,狗类新闻完全不必玩得这么辛苦,原汁原味放上网,评论数轻轻松松就能过万。而且后续报道热度不减,起码能闹腾十天半月。之所以如此,因为狗让中国社会分裂出了两个族群——“狗黑”和“狗粉”。狗咬狗多属于激情暴力行为,持续不了几分钟。“狗黑”与“狗粉”互咬,却是旷日持久,没完没了,可见人的战斗力在自然界里是最恐怖的。


根据相关调查,在中国喜欢和讨厌狗的人数量相当,然而表现在网络评论方面却是一边倒,“狗黑”发言量占压倒多数。所以者何?我采访了“狗友”小何,他不屑地说:“那些‘狗黑’都是‘庐舍’,自己混得不如狗,所以才用键盘发泄不良情绪。我们没必要降到他们的境界……”在场几位遛狗人士频频点头,脸上洋溢着满满的文化自信。


网络战每每“狗黑”占据上风,但“狗粉”行动力强,无论哪儿出现虐狗事件,很快就会有天南地北的“狗粉”赶到现场展开行动。由此“狗粉”们自得于本族群凝聚力强,不像“狗黑”一盘散沙。


其实“狗黑”“狗粉”中的极端分子本属一家,他们都姓“刘”。这个“刘”并不是大汉天子赐的姓,而是豫剧《花木兰》里“刘大哥讲话理太偏”那个“刘”。


“‘金毛’是很温顺的犬种,怎么可能咬人呢?”长沙警察打狗事件后,一些“狗粉”如是说。作为资深养狗人士,我看到过不少咬人又咬狗的凶悍金毛犬。除了有可能品种不纯,他们的主人素质都比较差,狗的品性往往随主人。


“杀猪杀羊,为什么狗不能杀?”这是“狗黑”常用语。“狗黑”常常不去关注新闻里杀狗是偷杀别人家的狗,而且是虐杀不是宰杀。“有钱有工夫伺候狗,怎么不去侍奉爹妈?”以孝压人也是“狗黑”惯用手段,然而根本没有数据显示养狗的人比不养狗的不孝。


除了“狗黑”“狗粉”互怼,养狗的人互相之间冲突也很多,因为在许多养狗人眼里,自家的狗是“家人”,别人家的狗是畜生。


“中国花30年走完了西方200年的路”,一些媒体常这么自豪地说,然而走得快,有些方面难免跟不上。比如欧美养狗者大多住别墅,有私家花园,不怎么影响邻居,我们没这样的条件。又比如我们许多白领、小资、新市民,其实刚从农田里走出来不久,新的社会角色还没有完全适应。“狗黑”与“狗粉”看似因狗而战,本质上是社会高速发展产生各种不适引起的。有些事得假以时日,急不得。相信到下一个狗年,狗抢新闻头条的概率会大幅下降……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