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核战争的错误方式

观点 文/卡尔·比尔特
实现无核武器的世界 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绝大多数国家都希望消除核灾难所带来的生存威胁,这样的想法再正确不过了。但实现无核武器的世界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还存在好心办坏事的风险。


自冷战结束以来,全世界核库存已大大减少。俄罗斯和美国各自将核武库削减了80%,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美国还敦促俄罗斯进一步削减核武器。在西欧,英国和法国也已经进一步降低了本国的核武器数量。


这些国家减少核库存的理由各不相同。但作为减小核武器威胁的全球性措施的基础——1968年核不扩散条约(NPT)的签署国,它们有义务这样做。


近几年来,去核化的过程陷入了停顿。俄罗斯最近正在令其战略核力量现代化,也更多地公开谈论核能力。这也解释了为何西欧暂停了去核化的过程。美国也在评估将现代化核武库作为其发展军事力量的一个选项。


与此同时,巴基斯坦仍在制造用于核武器的裂变材料。中东无核化的努力毫无成效,主要原因在于以色列。在2005年和2015年的NPT评估会议上,国际社会无法就未来政策达成统一。朝鲜的核野心更是在东亚制造了又一次核危机。


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多国家提出了一个意义深远的禁止核武器条约,其草案在今年7月初获得了122个联合国成员国的支持。但不幸的是,这个极其重要的人道主义计划,最终只形成了一个有严重缺陷的方案。


三方面的问题非常突出。首先,没有一个有核国家支持禁核条约,因此这一草案本身无法让世界减少哪怕一枚核弹。更糟糕的是,新条约可能削弱NPT,尽管NPT自身也有缺陷,但它拥有更加广泛的支持,尤其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支持。最后,由于该草案将延伸核威慑的概念视为非法或不道德,因而可能威胁到欧洲和东亚的安全。因为通过延伸核威慑,超级核大国可以给予其友邻或盟国以核保护。


公布于今年早些时候的第一份条约草案并不包括“明确禁止使用核武器作为威慑”的条款,但7月供各国投票的草案中写入了这一条款。这是一项关键性变化。所谓“通过联盟延伸威慑”可以保护无核国家受有核国家的裹挟,然而没有了延伸威慑,无核国家有可能认为应该拥有自己的核武器。


出于这个原因,唯一的参与制定禁核条约的北约国家荷兰最终投了否决票。唯一曾经遭受核武器打击的国家日本也没有支持该条约,因为它要依靠美国提供的延伸的核威慑。


事实上,由于外交和深度制裁都没有让朝鲜停止核计划,因此核威慑就成为保护东亚国家免受核裹挟或打击的唯一的可行办法。与此相似,绝大多数欧洲国家——从芬兰到葡萄牙都不想毫无保护地暴露在俄罗斯核弹头的打击范围之下。


条约草案在事实上禁止了核威慑,这可能导致世界变得更加不安全。当然,条约的支持者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能够让公众支持禁核,最终迫使有核国家政府放弃核武器。


但是,这样的想法着实过于天真。任何了解一丝现实的人都不可能真以为很多拥核政府会因为公众反对而放弃核武器。


不幸的是,核武器在某些国家还很受欢迎,因为核武器被它们视为安全的保证和在世界舞台上实现国家企图的手段。希望世界实现无核化的人当然不同意这一观点,但人们最好也不要忽视它的存在。


更为现实的方针是,继续要求美俄两国同时继续削减核武器。美国和俄罗斯都有严重的威胁需要解决。在这方面,至关重要的是,两国在令自己的核武器现代化的过程中,都不应该采取被对方视为扩大核能力的方式。相反,美俄两国都应该为进一步削核铺平道路。


在中东,结束当前的冲突、制定冲突解决机制有助于迈向日后实现无核。在这方面,伊朗和P5+1(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加德国)的核协议是重要的第一步。


至于南亚,我们希望印度和巴基斯坦关系的缓和能够促进更好的核军备控制。


最后,全方位核裁军决不能在发生核爆之后才实现。基于核不扩散条约的渐进方针,大国的战略性裁军,以及解决关键地区的冲突对世界更有利。


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禁核条约草案也只是次要因素。我们有理由担心该条约让进一步去核计划变得更加复杂化,加深有核国家和无核国家之间的分歧。而在最糟的情况下,禁核条约还可能增加关键地区核冲突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