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抗洪持久战刚刚开始

调查
往年,湖南省的汛情都是“循序渐进”,今年的汛情则是 “一步到位”,山丘区、湘资沅澧四水干流、中小河流、洞庭湖区 同时发生汛情,使得防汛战线拉长,防御难度大增


7月3日,湖南长沙湘江水位创39.51米的历史新高,长沙橘子洲被洪水贯穿。图|中新

湖南:抗洪持久战刚刚开始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

此时的橘子洲就像一座孤岛。

湘江的大水淹没了橘子洲的柏油路,橘子洲地铁站已临时关闭,与橘子洲大桥连通的几条通道也已封闭,好奇的人们只能站在大桥上,遥望江中那个长沙的地标。

自6月22日以来,湖南全省普降大到暴雨,部分地区大暴雨到特大暴雨。从6月22日到7月3日,全省平均雨量275.9毫米,降水量最大的是长沙的455.6毫米。在这片2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200毫米、300毫米以上雨区笼罩面积分别是15.4万、9.1万平方公里。无论是最大1小时降雨量还是最大6小时降雨量,都创了湖南省内降雨强度的历史纪录。

据湖南省有关部门介绍,此次降雨过程,总量之多、范围之广、强度之大、历时之长,洪峰水位之高、超历史河段之多,均为历年罕见。

可以说,整个湖南都被泡在了雨水里。

湖南地形犹如一个向北开口的马蹄,北部即是两湖盆地的洞庭湖平原。湘江、资水、沅水、澧水是三湘大地的四水,四水入洞庭湖,再由城陵矶注入长江。

截至7月4日,湘水、资水、沅水连续两次发生超警洪水。

湘江干流580公里河段全线超过保证水位,其中2/3河段水位超历史,长沙站7月3日洪峰水位39.51米,比1998年创下的39.18米历史最高水位还要高出0.33米。资水干流653公里河段、沅水干流全线超保证水位。

湘、资、沅水相继汇入洞庭湖,组合流量最多达81500立方米/秒,为有资料记录以来之最。洞庭湖3471公里全线超警戒,其中1/3堤段超保证水位,城陵矶站7月1日超警,4日8时达34.6米,目前仍呈涨势。

截至7月4日上午10时,湖南全省14个市州118个县(市、区)1621个乡镇1145.9万人受灾,因洪涝灾害直接导致死亡27人、失踪8人,紧急转移人口145.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879.6千公顷,倒塌房屋3.8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294.7亿元,水利设施直接经济损失74.49亿元。全省共上报重大险情隐患19处。目前,灾情正在进一步统计中。

大灾当前

7月4日,长沙市韶山北路370号,省水利厅防汛大楼3楼,来往的每个人都是步履匆匆。这里是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值班室。作为防汛指挥工作的中枢,这个20多人的机构,从6月22日起,就启动了非常时期防汛值班工作模式。

今年的情况相较往年有一些特殊。

2017年3月,尚未进入汛期,湖南全省就开始了持续的阴雨天气,多地发生山体滑坡并造成一定灾害损失。

湖南省防指决定,从3月20日18时起,提前开始三级防办24小时防汛抗旱值班。

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督察专员陈文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湖南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特殊,是洪涝灾害严重的地区,因此,湖南历来都把防汛抗灾工作看得很重。

2017年3月,湖南省组织了一批专家做出了预案。预案包括很多方面,比如山洪防御预案、水库(水电站)、泵站(涵闸)等各类水利工程防洪调度方案,和人员紧急转移方案、工程应急抢险方案、在建涉水工程应急度汛预案(方案)、抗旱应急水源工程调度方案等。

同时,省防指对各市州、县市区防汛抗旱各项准备工作进行了专项督查。 比如,加快水利工程建设进度,特别是对于洞庭湖区防洪、排涝工程的险情隐患处置,要全面消除度汛薄弱环节;再如,提升防灾抗灾工作基础,要求各地督促气象、水文、文广等部门以及水库(水电站)等水工程管理单位,加强山洪灾害预警系统、雨水情监测设施和测报系统等设备设施的管理维护,对防汛抗旱信息报送系统、计算机网络设施、视频会商系统、远程视频监视系统加强运行检查。

在之后的几个月中,各地补充储备防汛抗旱物资,对山洪灾害防御、工程应急抢险等进行了实战演练,还落实了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各项防汛抗旱责任制。陈文平介绍,对各地新上任的行政领导,都会先进行防汛方面的技术培训。

汛情“一步到位”

进入6月,暴雨连连。

根据湖南省水文局的监测数据,2017年6月,全省累计平均降水量407.1毫米,较往年偏多91.6%,排在有资料记录以来第一位。

湖南省水文资源局副局长宁迈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了平均降雨量407.1毫米的概念。

“这相当于在全省21.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平均有0.4071米深的水从天而降。换算成降水总量,达860亿立方米,相当于5个洞庭湖(城陵矶站水位33.5米时)的水量,或者相当于三峡水库防洪库容的4倍。”

而这其中,有三分之二的雨水,是集中在6月22日至30日的9天内降下来的。

6月25日,《湖南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分析这轮强降雨:“今年汛情‘一步到位’,山丘区、湘资沅澧四水干流、中小河流、洞庭湖区同时发生汛情,使得防汛战线拉长,防御难度大增,既要防山洪,也要防内涝,还要守水库、巡大堤。”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省防指内部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先出现问题的是沅水。6月25日上午7时,沅水常德站超警戒水位;18时,水位下降至38.96米,退出警戒水位。

更大的洪峰在路上

到6月29日,湖南省入汛以来的最强降雨过程,已经由北而南在湖南持续了7天,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6月30日20时,湘江、资水、沅水干流及洞庭湖区共有20个站点超警戒水位,其中湘江干流湘潭站、资水干流桃江站均超保证水位。

这时,橘子洲观景台已被淹。

当时,长沙、株洲、湘潭、益阳、岳阳5市共动员干部群众和部队官兵2.35万人,巡堤查险抢险,累计发现各类险情18处。

橘子洲暂停运营,岳麓山紧急闭园,黔阳古城告急。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虽然湖南每年都有洪涝灾害,但沅水、资水、湘江同时出现洪水的情况却极其罕见,因此,故此次汛情十分不同寻常。

为减轻洞庭湖的防洪压力,长江防总将三峡水库原来27000立方米每秒的出库流量,在1日15时降到了18000立方米每秒。下一步,三峡出库流量将继续下降到15000立方米每秒。

7月3日零时12分,湘江长沙站水位上升到39.51米,创下有记录以来历史新高。这一水位比1998年创下的39.18米历史纪录高出0.33米。

当天下午17时,水位回落至39.24米。

湘江创历史新高水位的洪水,资水、沅水超过保证水位的洪水,都汇入了洞庭湖。

7月3日、4日,长沙已经放晴。据气象预报,未来几日,湖南省境内降雨减弱,但局地仍有大雨。湘江下游支流水位在缓慢下降,有利于湘江长沙段洪水下泄。

用省防指督查专员陈文平的话说,退水过程是缓慢的,趁着现在天气晴好,要做好损毁的修复,迎接第二波洪峰。

湘江源自广西,广西境内连降暴雨,上游已有第二波洪峰往下游推进。截至7月3日晚,洪峰已过衡阳,大约会在7月5日中午抵达长沙。湖南省水文资源局副局长宁迈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虽然有上游来水和本地降水的压力,但这波洪峰不会超过上一波洪峰,只会使得退水的速度减缓。

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在省防指会商会上指出,目前,防汛抗灾是压倒一切的重大任务。湖南省的这场持久战,还在继续。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1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