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不打贸易战”:磋商只是进行时

时政 张玉环
美经贸磋商联合声明 在具体问题上的表述相对模糊 后续磋商和谈判才是关键所在

上海洋山深水港的集装箱。中美经贸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短期内不易解决,双边关系中存在的问题依然不容忽视。图/新华



在外界对中美两国爆发“贸易战”的担忧急剧上升时,中美双边经贸磋商却在5月连续在北京和华盛顿开启。双方在于北京举行的第一轮磋商中坦诚交换意见后,于华盛顿举行的第二轮经贸磋商中达成共识。


当地时间5月19日,中美两国在华盛顿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为一段时间以来阴云笼罩的中美经贸关系带来转机。这份联合声明在对外传递出积极信号的同时,也引发了不少疑问。


“双赢”结局


中美均清楚打“贸易战”没有赢家。此轮中美经贸磋商联合声明的达成可以说是双方理性磋商的结果,并就“不打贸易战”形成共识,这对平息市场的恐慌情绪、稳定双边经贸关系无疑具有积极意义。中美发布的联合声明兼顾双方重要关切,意味着此轮经贸磋商一定程度上实现“双赢”结局。


具体来看,联合声明包括以下内容。一是削减美国对华贸易赤字,促进中美贸易关系再平衡。中国承诺加大从美国进口农产品和能源,同时扩大制造业产品和服务贸易合作。联合声明发布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磋商取得了进展,特朗普政府已同意暂停对高达15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预计今年美国农产品对中国的销量将增长35%至40%。另外,美国能源产品出口也将翻倍,这可能意味着美国能源产品的对华销售额在未来3到5年间增加500亿美元至600亿美元。


早在2017年中美就“百日计划”进行磋商时,双方就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达成的共识即为削减贸易赤字、扩大贸易规模。中美在农产品、能源等方面存在明显的互补性,尤其在能源领域。页岩气革命导致美国成为世界能源生产大国,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消息,美国原油产量正在激增,最快有望在2018年成为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国,而特朗普政府将能源作为振兴美国经济的重要抓手。与此同时,中国对能源的需求与日俱增,扩大从美进口能源也可以促进中国能源进口来源多样化、维护能源安全,中美能源合作可以成为中美经贸关系的新亮点。


5月19日上午,正在美国进行访问的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中美经贸磋商的最大成果是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图/新华


二是化解经贸分歧,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合作。声明指出,“双方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同意加强合作。中方将推进包括《专利法》在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修订工作”。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是中美经贸摩擦的一个重要来源,上世纪90年代,美国就知识产权问题对中国发起3次“特别301”调查,先后就中国不完善的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知识产权侵权以及执法问题向中国发难。中美知识产权谈判也可谓剑拔弩张,双方均公布报复制裁清单,“贸易战”似乎一触即发。但是随着双边谈判的推进,两败俱伤的“贸易战”得以避免。


另一方面,中国知识产权法律体系日益完善,并逐步实现同国际接轨,也为中国的“复关/入世”谈判打下基础。如今,知识产权仍然是中美经贸磋商的焦点,中方做出修订《专利法》等法律法规的承诺,对于推动中国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推进经济社会创新发展来说也意义重大。


第三,改善双边投资关系,营造公平竞争营商环境。随着中美双边投资规模不断扩大,改善彼此营商环境成为中美企业共同的诉求。根据荣鼎咨询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发布的《双行道:中美双边直接投资发展趋势(2018版)》报告,2017年中美双边直接投资额为434亿美元,与2016年的600亿美元相比下降了28%,但依然是有史以来第二高的年份。


但近些年来,一方面许多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折戟而归,另一方面美国企业对中国营商环境也颇为不满。中方希望美国放宽对企业的国家安全审查,提高透明度,简化审查程序;美方则希望中国开放服务业市场、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确立竞争中立原则,使美国企业同中国国企公平竞争。此轮中美经贸磋商将改善双边投资关系作为重要内容之一,这符合中美双方共同利益。在日后的磋商和谈判中,双方可以就此问题达成更多实质性内容,为两国企业扩大双边投资营造良好环境。


还要再谈


在中美通过两轮磋商即达成初步共识前,双方的贸易制裁、反制裁措施和表态令外界应接不暇。5月初第一轮磋商时,美方的要求变本加厉、层层加码,中美双边贸易摩擦仍有升级态势。中国海关总署要求对进口美国水果和原木加强查验,两国还在WTO展开激烈交锋,美国国会旨在遏制中国对美投资的CFIUS改革提议仍在继续推进。


但是第二轮磋商前后,中美均向对方释放出善意。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提出放松对中兴惩罚的想法同时要求商务部着手处理,而中国监管部门则批准了美国投资公司——贝恩资本财团收购东芝芯片业务部门大部分股权的交易,同时终止了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实施的反倾销反补贴措施。随后,分别由刘鹤和姆努钦率领的中美代表团展开磋商,并发布联合声明。


中美经贸关系出现转机,美国作为“贸易战”推手,其意图值得分析。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其对外经贸政策呈现鲜明的进攻性和交易性特点,常常游刃有余地使用“交易的艺术”,迫使贸易伙伴国在谈判桌前向美妥协,最大限度保护美国本土制造业和劳工利益。在特朗普政府的积极进攻下,中美经贸摩擦愈演愈烈,另外,特朗普经贸团队经济民族主义者和对华“鹰派”云集,为中美经贸谈判定下艰难的基调。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的“积极”转向一方面反映了美国政府内部的矛盾和分歧,以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总统贸易顾问纳瓦罗为代表的对华鹰派,主张以更强硬的手段促使中国发生结构性变革;而相对中立的姆努钦和新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则希望尽快解决中美经贸争端以平息市场的恐慌情绪。


另一方面,在进一步缓和朝鲜半岛局势方面,特朗普政府需要借助中国的影响力。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计划中的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即将进行会晤的关键时刻,美国也需要谨慎处理中美关系,避免采取过激措施刺激中美关系,同时争取中国的帮助来推动解决朝鲜问题。


短期来看,中美两国暂时搁置“贸易战”,对于双边经贸关系发展来说无疑是积极信号。但是,此次中美经贸磋商联合声明在具体问题上的表述相对模糊,后续磋商和谈判才是关键所在。中美经贸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短期内不易解决,双边关系中存在的问题依然不容忽视。


特朗普政府并未放弃大幅削减对华贸易赤字的目标,此次磋商中,中美双方也未能在贸易赤字具体的缩减规模上达成一致。联合声明发布后,库德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锁定2000亿美元的金额为时过早,细节还要再谈。


此外,中美经贸失衡的根源短期内不易解决,双边经贸摩擦会持续存在。中美经贸不平衡源于两国不同的国际分工及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地位存在差异,中国在电子产品、玩具、服装等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或资源密集型产品的生产上保持优势地位,而美国金融等服务业发达且国内储蓄率较低,对华贸易赤字也将持续存在。 


随着中国中高端制造业竞争力的增强,中美在科技领域的竞争性也会逐渐增强,美国抑制中国产业升级的意图只会强化,对中国实施自主创新政策的质疑也不会轻易消失,并会继续采取措施阻止中国“威胁”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优势地位。正如磋商后莱特希泽在发布的声明中所称,“美国政府可能仍会诉诸关税以及投资限制和出口限制等其他工具,除非中国对经济进行真正的结构性改革……”


总体来看,此次中美经贸磋商使得中美关系的这一块“压舱石”向正确轨道回归,对中美经济及国际贸易发展都有重要意义。不过,在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关系认知发生转变的大背景下,中国仍然需要保持警惕,在增进战略互信、寻求解决双边经贸摩擦的同时,保持战略定力,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维护国内经济的稳定和发展。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外交项目组成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