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反转:这份“数字经济”报告告诉你,实体经济不好怪互联网?其实只是“奇葩说”

观察 不染
实体经济不好,互利网企业到底应不应该背锅?


剧情反转:这份“数字经济”报告告诉你,实体经济不好怪互联网?其实只是“奇葩说”

文|不染


在当下中国经济话语场中,有几对争论火药味特别足。


有的发生在学者之间,比如林毅夫和张维迎,争论的是政府的产业政策到底有没有效?

还有的发声在企业家之间,比如实体经济企业家和互联网企业家之间,争论的是,实体经济不好,互联网到底应不应该背锅?

前段时间,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策划了一个“为中国实业代言”——中国实业振兴峰会。柳传志、刘永好、宗庆后、董明珠在内的占据中国实业半壁江山企业家都来了。

当然,BAT的互利网企业大佬们都没收到邀请函。

于是,有人又对互联网经济开炮了。比如,72岁的宗庆后老先生。老先生这次还算嘴下留情,他说,“我不反对互联网,互联网也是提高实体经济技术水平的,通过互联网技术,可以把管理从订单开始一直到结算,全部是电脑,提高了工作效率,提高了准确性。现在我们搞智能化生产线,也是互联网技术。但有的互联网是花钱买流量,把实体经济价格搞乱了,连成本都不够就偷工减料,就是假冒伪劣产品,这个是我反对的。”

不过,2016年底,他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时候说的是:电子商务伤害了中国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不好,互利网企业到底应不应该背锅?

2017年5月17日,在腾讯研究院公开课上,腾讯研究院发布了《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

腾讯研究院副院长孟昭莉说,做这个报告的出发点是,试图解答目前全球性的一个疑惑:数字经济或者互联网经济和GDP到底是什么关系?对GDP的贡献究竟在哪里?新旧经济动能的跳动点在哪?

这份报告使用的数据量非常庞大。后台的数据是73.5PB,PB是10的6次方GB。

这个数据量是什么概念?孟昭莉说,目前全球最大的图书馆是美国国会图书馆,这份报告光后台扫描的样本量(不包括原始数据量)相当于800个美国国会图书馆的量。

这份来自800个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大数据研究结果显示:2016 年我国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达到了 30.61%,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现在很多搞互联网的人,经常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子,结果对行业发展非常不利。”

发布会上,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高新民做了开场演讲。

他提醒,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不是一对矛盾,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才是一对矛盾。

“互联网里面有虚拟世界,这个虚拟世界里面出来的经济变成一个虚拟经济,中文里面变成一个词,但英文里面是两个词语。所以经济学里面的虚拟经济不等于我们从互利网虚拟部分发展出来的经济,不是一回事。”

“虚拟经济是金融类的经济,像股票、期货,这些都是虚拟经济。”

“包括我们的电商、电子支付,电子支付可以说是虚拟经济的一部分,但是电子商务完全是实体经济。互联网经济大部分都是实体经济,只有互联网的金融部分或者是投资的部分是虚拟经济。”

数字经济有效激活发展潜能

腾讯研究院副院长孟昭莉表示,数字经济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经济的发展能够提高经济发展效率,有效激活发展潜能,拉动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当前,数字经济由一线向四五线城市、由东南沿海向中西部纵深发展。

2016年,产业分指数、智慧民生分指数及云基础设施都呈现出下沉趋势。数字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五线城市按照2016年产业分指数平均增速由低到高明显分成三个梯级。北上广深四个数字一线城市增速最低,四五线城市增速显着高于其他城市,构成增速最高的第三个梯级。同样的,数字四五线城市智慧民生分指数表现亮眼,2016年整体增速分别为147.23%、150.40%,高于二三线城市。在增速前100位的城市中,四五线城市占据了64席。

中国数字经济版图初具雏形。据悉,我国351个城市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呈现5个梯次。数字经济一线城市4个,包括:北京市、上海市、广州市、深圳市;数字二线城市14个,包括成都市、东莞市、佛山市、福州市、杭州市、南京市、苏州市、天津市、武汉市、厦门市、西安市、长沙市、郑州市和重庆市;数字三线城市包括大连市、宁波市等19个城市;数字四线城市包括保定市、扬州市等65个城市;全国其他249个城市构成数字经济五线城市。

与2015年的爆发式增长相比,2016年双创活动回归理性,全国双创分指数值达到165.02。

腾讯研究院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李刚表示,在市场整体回归理性的背景下,双创活动在国内的分布也由2015年的一二三四线城市全面开花,向人力资源丰富、市场成熟且容量较大的数字一线城市和数字二线城市集中。超过一半的线上双创活动活动集中于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呈现京粤双强格局。从数据看,线下双创活动和实体经济发展高度相关,城市GDP越高,线下双创活动增速越快;在以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的高铁一小时城市圈,线下双创活动明显较其他同等级城市更为活跃。

经过2015年一年的试水,2016年智慧民生正式步入移动大发展的元年,政府、服务、用户全面触网,移动政务全面提升公共服务效率。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刘琼表示,2016年,全国智慧民生分指数值同比增长90.42%,339个城市上线不同数量的本地服务,全国月活跃用户规模同比扩大1.22倍,用户回流率和重点行业丰富度分别同比提高196.65%、180.48%,数字背后折射出全国各级政府在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实践和效果。移动平台正在成为政务服务的主流分发渠道,全国有超过2400万的用户在手机上查办交通违章。智慧民生对110个城市数字经济指数增长的贡献度在50%以上。无处不在的连接,使得后线城市也成为智慧民生的受益方,统一服务使城市间用户对服务的满意度差别不大,公共服务均等化成为可能。

数字经济的发展不仅能够带动一地GDP的增长,也能够促进各个相关产业的发展,从而全方位拉动就业,降低地区整体失业率。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周子祺表示,数字经济对于实体经济具有较强的拉动作用。据测算,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每增长一点,GDP上升1406.02亿元;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每增长一点,城镇新增就业增加1.73万人;同时,发展数字经济还有助内陆省份追赶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指数每增长一点,内陆地区相较沿海地区GDP多增加1619.4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