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从:贾跃亭和他的造车梦想

经济 陈炜
贾跃亭刚刚对外宣称乐视汽车A轮融资将很快启动, 随后孙宏斌称基于三方面考虑暂时不投资乐视汽车。 嗷嗷待哺的乐视“汽车生态体系”何去何从,引发市场关注


2016年4月20日,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在北京举行的春季新品发布会上,展示乐视超级汽车LeSEE首款概念样车。图|CFP

何去何从:贾跃亭和他的造车梦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陈炜

“孙总,乐视汽车,你投不投?”5月22日,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创中国”)年度股东大会上,一位观众向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提问。

“不投!”孙宏斌的回答非常简单。

在孙宏斌看来,虽然乐视汽车涉及的新能源、互联网汽车和自动驾驶概念拥有较强吸引力,但融创中国对该项目“非常小心”。

此前一天,5月2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贾跃亭还自信地宣布乐视汽车马上要开始A轮融资的消息。“乐视汽车A轮融资很快就会启动,年内有望完成。”

在一位与乐视有业务交往的人士看来,“对于贾跃亭来说,孙宏斌带来的资金根本没有救到汽车业务的急,当下乐视最缺钱的业务板块就是汽车”。

今年1月,乐视正遭受资金匮乏质疑危难之时,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火速敲定以150亿元的资金注入乐视。彼时,融创中国大手笔投资乐视哪些业务备受外界关注。

如今孙宏斌明确否决了投资乐视汽车,那贾跃亭的造车梦想照进现实的时间仍未可期。

玩真格的

2014年,贾跃亭发微博称要做汽车,一切都很突然。“贾跃亭在乐视网内部会议上,经常用特斯拉举例子。”一位前乐视管理层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道。“贾跃亭有一个汽车梦,这在公司内部,尽人皆知。”贾跃亭当时认为,移动网络互联互通并不仅仅依靠手机,同样依靠汽车。贾跃亭曾多次在公开和内部场合表达该观点。在贾跃亭的互联网理念中,手机和汽车,没有差别。

2015年年初,在乐视汽车生态发布会现场,贾跃亭谈到,“汽车端是乐视产品继PC和移动端之后的另一端口。车联网和汽车是乐视汽车生态的基础。”这意味乐视汽车并不仅仅是汽车,而是人类对接互联网的通道。

同年3月的内部会议,贾跃亭对“乐视生态”进行了更为详细的表述。他认为,“乐视生态”是“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垂直整合,而手机和汽车是“终端+应用”的核心内容。这个会议,反映了贾跃亭对手机和汽车业务的重视。

同年12月9日上午,时任乐视网总经理贾跃亭在微博上正式提出“See计划”,向外界宣告了乐视汽车的征程。

该微博提到,“See计划”的最终目的是将乐视的生态垂直整合经验放置在汽车概念上。通过完全自主研发,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建立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

该微博一发布,引得市场一片哗然。一时间,许多人纷纷表达自己观点,认为贾跃亭在铤而走险。根据百度新闻搜索显示,在贾跃亭公布“See计划”到2015年上半年,评论文章在谈到乐视汽车的时候,大多会提出质疑。而该质疑风潮在2015年1月20日,也就是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公司成立发布会之后一个月尤为兴盛。一时间,“赌徒”“玩完”“泡沫”等如同贴到了乐视和贾跃亭头上的标签。

乐视网品牌市场部员工认为贾跃亭的汽车梦想并非虚幻,“贾跃亭在公布‘See计划’之前,对汽车产业进行了诸多调研,通过近一年时间的观察,贾跃亭对汽车产业,尤其是电动汽车产业,了如指掌。在分析和计算后,贾跃亭得出结论,乐视汽车在未来,将有巨大的利润空间,肩负该产业的职责,理应由乐视来承担”。

铤而走险

2014年8月,乐视网与北汽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汽)共同投资美国高科技纯电动汽车公司Atieva。北汽为第一大股东,乐视为第二大股东。这发生在“See计划”公布之前。

2015年1月20日,时任乐视控股车联网CEO何毅现身会场。该发布会展示了乐视超级汽车模型和汽车智能系统“LEUI”,并以“LEUI”为基础,推出了Auto版Lite ROM。在宣传海报上,“LEUI”声称自己具有极简设计,有全盲操作、智能语言识别、地图导航和汽车服务等功能。

但是,盛况空前的发布会仍抵挡不住质疑的洪水,2015年1月21日,一篇文章流传甚广。该文是财经专栏作家方堃撰写的《解读乐视汽车项目;超级梦想还是超级泡沫》,方堃在文章中质疑,互联网汽车只是概念,汽车智能系统“LEUI”的研发并不困难,乐视该如何面对资金链脆弱的现实?“在虚弱时冒进,虽有市场效应,但无异于饮鸩止渴。”

文章还指出,2014年,乐视手机因资金链问题,推迟发布数月之久,如此脆弱的资金链,如何保证汽车的顺利上线?

时任乐视控股车联网CEO何毅在2015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乐视互联网汽车产业的未来进行了展望。“在资金方面,我们以创新模式进行运作。大家放心,既然我们已经明确发布了超级汽车战略,我们就有足够的信心解决资金等相关问题。”

吊诡的是,2015年10月,何毅就离开乐视控股车联网,上任易道用车董事长,此举意味他彻底离开了汽车制造领域。

两年后,前述乐视品牌市场部员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贾跃亭是资本高手,2013年上线乐视电视,让乐视股价一年暴涨6倍,2015年,乐视创下了两个月翻3倍的辉煌战绩,并因此被资本市场授予“妖股”的称号。贾跃亭有足够自信。

2015年,乐视披露财务状况。财务报表显示,该公司2014年并不乐观,不仅资金稀缺,资金来源也不稳定。

根据天风证券对乐视该年度财务状况的分析,管理层将78%的乐视股权用于质押,占总市值的34%。同年,乐视现金流为3.44亿元,同比增长 56%,但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负,规模达10.89亿元。除此之外,该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现金流也因偿还借款,同比减少32%,为5.31亿元。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乐视上市公司负债为48.67亿元,负债率达60%,中短期借款13.89亿元。

在该财务背景下,上马汽车业务,贾跃亭可谓是铤而走险。

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出现了。去年年末,乐视汽车战略合作伙伴,即乐视超级汽车LeSEE Pro的制造商法乐第未来公司(下称法乐第)涉嫌资金链断裂。承包该公司项目的建筑商AECOM声称,法乐第并没有按时支付9月份工程款 2100万美元。截至11月中旬, AECOM全面停止法乐第10亿美元电动汽车工厂项目施工,乐视汽车生产暂停。

5月24日,乐视美国发布声明,目前公司资金只能进行高度聚焦,需大规模重组,这将影响近325名员工。据知情人士透露,“裁员后,我们大致还保留90多人,但不确定大规模裁员之后是否还有员工主动离职。”

孤注一掷

去年11月,贾跃亭从长江商学院校友那里筹集了3亿美元,并将全部资金用于乐视汽车的生产。“最近发生的事,能够证明,贾跃亭在孤注一掷。”一位乐视员工说道。

3月16日,百度研究院高级科学家倪凯加盟乐视,出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副总裁,主导无人驾驶。倪凯的加盟,在乐视员工看来,是对贾跃亭破釜沉舟的认可。有贾跃亭做靠山,乐视生态估值已超3000亿元人民币,其本身具有极大吸引力。

此前的2016年2月,贾跃亭对外表示,乐视全生态估值已经超过3000亿元。

“倪凯到来,有效减少市场对乐视的悲观论调,乐视汽车的征程才刚刚开始。”该乐视员工补充说。

据不具名乐视员工透露,乐视汽车早在去年,斥巨资在莫干山高新区建设超级汽车生态小镇,目前已基本完工。随后,一系列新式生产基地将会建立。“莫干山汽车生态小镇拥有年产40万辆整车的实力,如果顺利拿下A轮融资,所有生产基地将于2019年初建设完毕。量产规模可保证,新技术研发亦可保证”。

“这是乐视汽车的一个里程碑,随着未来资金到位,乐视汽车生产基地最迟于今年年末实现部分FF 91量产,LeSEE成车也将发布。不出2019年,乐视汽车即可实现盈利。”乐视网品牌市场部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

情况真的如此乐观吗?外界拭目以待。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0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